爆点投资:投资股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

KDJ指标 时间:2021-09-14 浏览

1996年,他和其他小伙伴凑齐5万元,赶到营业部开户,就这样踏上了炒股之路。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,要想看股价,只能站在营业部的大厅里看大屏幕。想看k线图,只能每个周末买证券报纸。在投资生涯的前四年,他从热衷于八卦变成了沉迷于技术分析,直到卖掉所有股票退出股市,他开始对市场产生恐惧和恐惧。

随着阅历的增加,他对很多事物的认知也发生了质的变化。当他再次入市的时候,已经是2014年了,他意识到股市的机会来了,他有幸赚到了股市的第一桶金。但他来回看,发现自己选的几只股票基本面其实很差,只赶上了风,涨幅惊人。

2015年后,他开始慢慢构建自己的投资体系。他认为,投资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选股和持仓管理制度,需要严格执行,不断丰富和完善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他也开始购买一些私募基金。在研究私募基金时,那些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和方法逐渐影响了他,更加关注企业的基本面、行业的拐点、趋势的形成和风格的转变。

“我认为投资股票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和很多投资者一样,我们都要关心国家政策、行业新闻、商业运作等很多信息。当研究挖掘出来的股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步步得到验证,获得丰厚投资收益的那一刻,就是投资中最快乐、最充实的时刻。”

我是@爆投,1996年入市的老股东。几年前,我开了几家制造设备的小工厂,分别涉及制冷、塑料加工和石化行业。目前,我已经陆续关闭和转移工厂,开始集中精力投资。虽然我进入市场很早,但走了很多弯路,也正是在这两三年里,我真正形成了自己有效的投资体系。我的雪球昵称“爆点投资”是我目前投资风格的写照。简而言之,寻找宏观因素导致的行业趋势,买入并持有最有利、最具爆发力的股票,直到业绩兑现或达到目标价。

因为时间太长,我记不清进入市场的具体原因。应该和当年的牛市有关,从1996年1月的500点涨到1997年5月的1500点。我是1996年春节后进入市场的。当时营业部开户需要5万元。我和两个朋友凑了5万元,赶到白石桥CTS营业部开户,就这样开始了追求财富增长的事业。

当时没有互联网,信息传播非常缓慢。想知道股价,只能站在营业部的零售大厅里看大屏幕(因为座位早就被姨爷爷们占了)。成千上万的股票依次显示在屏幕上,所以看你买的股票需要几分钟的时间,几秒钟就可以翻页一次。如果你不仔细看,你要等几分钟才能再次看到它们(哈哈)。想知道k线图是什么样的,只能每个周末买证券报纸。当时周末的时候,我和另外两个朋友聚在一起,开始研究k线,买哪个好看就买哪个。当时对股市一无所知,开了个大玩笑。那是一个周末,经过一番“研究”,发现华钥玻璃的k线图很不错,于是决定买下来。星期一我起得很早,跑到了销售部。排了很长的队后,终于轮到我使用终端了。我已经忘了当时发生了什么,最后买了瑶皮玻璃。一点印象就是买的时候还在担心。我记错名字了吗?!

另一只印象深刻的股票是四川长虹。那时候,长虹真的涨得像彩虹一样。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插手了。还好稍微加了点后就下车了,只赚了几千块。这只股票终于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涨了六倍,和SDB一起成为了传奇。为什么幸运?对我来说,当时在这只股票上没有赚到很多钱是一件好事。如果你赚了,我相信你会头脑发热,破产,把所有的钱都投入股市。当时我只是靠着每个周末报纸上的k线图来选股。

回顾现阶段股票交易的历史,真的没什么好总结的。唯一意识到的是站着炒股太累了,在大厅里看太不方便了。不知道八卦,不知道技术分析,所以打不了。而获取小道消息的重要渠道之一就是大户,因为售楼部对大户非常重视,肯定有很多内幕消息。这种“逻辑”驱使我再次筹集资金,进入大房间。成为“八卦派”和“技术派”,进入了自己股票交易历史的第二阶段。

进入一个大家庭的房间,有了自己的单间,我开始了一个如饥似渴的“学习”过程。每天的例行公事是在开盘前和收盘后去销售经理的房间,打听八卦。白天和其他技校一起在大房间学习各种技术指标,比如MACD,RSI,KDJ,宝塔线,布林带,周期理论,波动理论。只要听说哪个指数好用,几个人就会凑在一起,用这个指数去读取所有股票的走势,来验证这个指数的准确性。如果有内幕消息,我会跟进,没有消息,我会跟进技术指标。随后,沪深两市在2001年6月14日2245点见顶,随后开启了波澜壮阔的熊市,跌了四年。终于在2005年6月6日,上交所突破1000点才见底。进入熊市,流言越来越少,只能看股票交易的技术指标。那时候我虽然在努力学习,但其实是懵懂的。我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技术指标。结果,我账户里的钱越来越少了。在那之前,我都不知道开个账户看看。从热衷八卦到沉迷技术分析,是我入行前四年的投资历程。2005年初,我卖掉了所有的股票,离开了市场。在我的印象中,当时的账户余额只有投入资金的10%。其实在2000年底的时候,我就已经放弃了在股市发财的梦想,开始认新的一年了。我找到了一份改变我人生的工作,我的主要精力没有放在股市上。即使是2006年和2007年的大牛市,也没有再看股市。

回顾第二阶段的股票交易历史,应该说还是有收获的。最大的收获是,我开始对市场感到敬畏和恐惧,知道股市不再是提款机。

2006年,我开始从事工业工厂的工作。随着年龄、社会经验、商业成功、管理经验的增加,我对很多事情的认知发生了质的变化。对政治、经济、企业乃至股市有了新的认识,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三观。

转眼,又到了2014年,我们再次入市。那年春节过后,我觉得股市的机会来了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房地产要倒闭了。这次失败并不是说我宏观经济预测很好,而是我身边的朋友对房地产投资都持谨慎和怀疑的态度,媒体也天天提到过热的房地产需要调控和转型。一旦房地产衰退必然导致流动性增加,热钱就没地方放了。此外,当时的沪深股市已经熊市多年。这两个因素让我对这次牛市充满期待。春节过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激活我的股票账户。因为已经很多年没运营了,原来的销售部也没了。打了好一轮电话,我终于找到了自己账户的位置,转到了离家近的经纪人那里。所有手续办完之后,我并不急于入市。因为长期远离市场,对股市有点陌生。幸运的是,经过多次跳槽,前合伙人越来越好,成为了一家金融机构的投资总监。我找到他,聊了聊最近的市场情况。我的小朋友劝我不要担心。俗话说,最好是翻穷,等到七八月份再入市。而且,我一定要买创业板,因为它代表了一个新的行业,做了两年小牛。到了14年7月28日,我看到了市场的一个缺口,一个高成交量的大太阳,我太激动了!久违的丹尼尔来了!当时我在国外,无法办理资金入市的相关手续。我不需要提到紧迫性。8月回国后,我立即开始投资股市,不仅是自己的钱,还有公司账户里的流动资金。

因为赶上了大牛市,我很幸运。随即信息,当时买入的腾信股份和东方网电是这波互联网牛市的热点之一,他们也在股市赚到了第一盆金。但现在回头看,这些股票的基本面其实很差,也只是因为赶上了“互联网+”,涨幅才惊人。也让我对政策、风口、赛道有了初步的了解。

2015年后,我慢慢开始构建自己的投资体系。综上所述,自上而下,选择政策鼓励或供求关系发生变化的行业,选择高成长性、高质量的股票,右侧买入趋势投资,集中持股,达到目标价后退出,寻找下一个标的。

自上而下选股。为什么选择股票是从上到下,而不是从下到上?我这些年的经验是,只要买对了股票,即使不选最好的股票,收益率也不会差。但如果股票是自下而上选择的,即使企业基本面不差,成长性依然不变,由于不在市场,不受资金追捧,短期内也很难获得好的回报。

去年油价暴跌后,我开始思考哪些目标可能会受益。因为我的工作与塑料加工相关,我开始学习中国最大的改性材料企业金发科技。当时选择这只股票时,没有考虑口罩、熔喷材料等因素,只是简单考虑了“油价暴跌-化工原料价格下跌-塑料原料价格下跌-改性材料利润率上升-业绩爆发”的逻辑。后来,我的逻辑被季报和年报验证了。我从4月季报出来那天的7元买多了,一直持有到接近20元才开始卖,这也是我去年最成功的一个案例。

其实回顾历史,你会发现a股市场存在一个周期性的市场。比如小票市场是2011年到2015年,大票市场是2016年到2020年,现在又回到2021年的小票市场。这是否会持续五年还有待观察,这是整体风格的大循环。具体到每一两年,都会有不同的赛道网点,比如去年的消费医药板块,今年的新能源和有色化工板块。这些赛道出口的形成,其实是有很强的客观因素支撑的。我认为应该尽可能尊重市场的选择,在这些风口赛道中选择目标。

右侧买入,集中持股是追求确定性的具体操作方法。其实右边涨了很多,甚至可能翻了一倍。比如今年5月份,我当时买的齐翔腾达股价已经超过11元,已经从5元的底部翻了一倍。但经过研究,我认为其业绩爆发和增长的确定性很高,股价远不能反映基本面情况,所以决定重仓买入,目标价20元以上卖出。目前我自己的位置在七乡腾达最重。事实上,从去年到今年,我一直在关注化工行业。化工企业上一次周期高峰是在2017年。经过四年的调整,很多企业的业绩已经出来了。齐翔腾达作为化工行业碳四产业链的龙头,这几年产品比较简单,近两年快速进入项目,开发了很多新品种。此外,其生产线的柔性设计可根据市场需求灵活调整,抗周期能力大大增强,近两年业绩有望爆发。这个目标更符合我的投资体系。

目前我意识到有两个缺点:第一是认知不足。对于那些持续一年以上的网点,我不敢在高位买入。比如我从去年开始就看好光伏和新能源,但是一直不敢买。二是缺乏耐心。每次做完一只股票的操作,就想马上找到下一个标的。匆忙之中,我很有可能会犯错。

最近的一个失败案例是我在年底买了威宁健康。当时买的时候对医疗信息化的轨迹、医院信息系统升级的政策、疫情因素导致的互联网医疗、SaaS预期都非常看好。我认为这个行业的领头羊威宁健康有望迎来业绩爆发。然而,在持有了7个月后,它并没有等待业绩的爆发,反而有所下滑。这种情况不符合我的投资体系,我就卖了。虽然损失小,但时间成本相对较高。反思这项投资会暴露我的两个缺点。首先,我对基于项目的软件行业了解不深。对于这类强调服务响应时间的医疗软件公司,由于地域原因行业集中度不高,由于技术原因行业门槛不高。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理解还不够深刻。第二,左侧买入的问题。左侧购买对个人研究深度要求更高。虽然右侧买入的成本会高很多,持有股票的心理没有左侧稳定,但右侧买入的确定性更强。

做了十几年市场的老投资者都知道,十几年前技术分析是绝对主流。在互联网不发达的时代,我们接触不到企业财务报告、研究报告,也接触不到像雪球这样的平台,被很多专业人士分享。我能做的就是看k线图,所以技术分析是我接触和学习的唯一途径。

过去,我深深地卡在这条路上,形成了一定的模式依赖。我认为一定深度的技术分析对投资有很大的帮助,但是如果沉迷于技术分析,会让自己的格局变小,对行业和企业的理解不够深刻,看得不够远,格局不够大。

我认为投资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选股和持仓管理制度,然后严格按照这个制度来,不断丰富和完善这个制度。不幸的是,不是每个人都能形成自己的体系。1996年和我一起入市的一些朋友,还处于听小道消息和别人股票推荐的阶段。

这两年,我也开始买一些私募基金。虽然这几年炒股的收益还算不错,但是为什么还要买基金呢?我的理解是,如果我自己炒股,可能会分阶段挖出一些好股票,获得不错的利润。但五年多过去了,依然不如投研团队和外部投研资源支持的基金,自身能力与专业投资者相差甚远。另外,我的投资风格比较激进,专业投资者的风险控制肯定比我强。所以现在我的大部分资金都是通过私募购买的,占我可投资资产的80%左右,只有我自己的股市基金的10%左右,理财的10%左右。

起初,我选择私募是为了考虑稳健和进取的结合。后来通过在雪球等平台的不断学习,我逐渐了解到选择私募应该关注基金经理的选股逻辑、能力圈、规模、换手率等因素。多头开始按照基金经理的价值风格、成长风格等底层策略进行搭配,辅以指数上涨、CTA形成最终组合。

因为研究私募基金,必然要研究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和策略体系。这些基金经理在阐述他们的投资理念和方法时,逐渐影响了我,所以我开始更加关注企业的基本面、行业的拐点、趋势的形成和风格的转变。

我认为投资股票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,尤其是在中国股市。和很多投资者一样,我们都要关心国家政策、行业新闻、商业运作等很多信息。每天大量阅读也是乐趣之一。另外,每一次选择目标,每一次操作,都没有人强迫你,但都是你自己的决定,这是一个可以完全验证你自我意识的行为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通过研究挖掘出来的股票的表现得到了一步步的验证,获得丰厚投资收益的那一刻是投资中最快乐、最充实的时刻。

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职位无关。发布这些内容的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。证券之星的观点和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全部或部分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和图表)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和原创性。相关内容不构成对读者的任何投资建议,应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如对内容有异议,或发现违法不良信息,请发邮件至,我们将安排核实处理。

热门文章